老◤◥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老◤◥首页 > 现代老◤◥ > 百姓老◤◥

被泪水泡过的女人

葡京官方注册网 泪水的老◤◥ 时间:2015-12-28 香山红叶

  一

  虽然已经过了春分,可北方的初春依旧感觉不到一点温暖的气息,西北风“嗖嗖”的直往人的脖领子里面钻,仿佛能穿透人的骨髓,因此,走出家门的人们还捂着厚厚的棉衣。山村的早晨,一缕缕淡淡的晨雾像绸带飘在湛蓝的天空,绸带的两头分别系着大山和近处的农舍。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住着百十来户人家,每逢九号便是小镇的集市。为了能在集市上多卖点钱,天还没亮,彩凤就早早起来做了两碗鸡蛋面,又把八岁的儿子从温暖的被窝里面拽了出来,娘俩个狼吞虎咽的把这两碗面条吃掉。早饭后彩凤先把儿子送到学校,然后再赶回家把货物推来好去集上摆地摊。此时集市上已经摆了很多摊位,热闹非凡,各种农副产品摆满了一条街的两行,彩凤挤过人群捡了一块空地,也把自己的摊位支了起来,一边往上挂衣服,一边叫卖着。彩凤甜甜的叫卖声就像百灵鸟的歌声一样响亮,刺破了沉寂的山村,紧接着人们的叫卖声、谈笑声,汇成了一曲欢快的集市交响曲,整个山村立即沸腾起来。

  被泪水泡过的女人彩凤今天的生意还不错,整个一上午脚都没沾地,尽管都已过了中午的饭点,可彩凤一点饿意都没有。心想,正好趁着农闲时多卖点,要不等到农忙过了季节,这些衣服就不能卖了,又得压一年的本钱,她和儿子可压不起。这时没有顾客来买东西,因此彩凤就想坐在那歇一会喝点水,润润干咳的喉咙,可刚把屁股坐在板凳上,村头的狗剩就风风火火的往这边跑,人还未到,老远就能听到他那破锣似的嗓音在叫:“彩凤姐!快回去看看,咱们村里来大老板了,人家还开着小轿车呢!”彩凤回应说:“来大老板,你咋乎个啥!别说是开小轿车的,就是开个火箭,该俺啥事,哪凉快哪呆着去。”狗剩遭到彩凤的一顿抢白,脸上虽然有点不自然,可还是委屈的说:“彩凤姐!你真不知道这个大老板是谁呀!他就是你家男人得财哥。”一听到得财两个字,彩凤一下子就愣在了那,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狗剩连拉带扯的拽了回去。

  刚走进村头,就见一帮大人孩子围着一辆小轿车,而轿车的前面站着个男人,只见这男人头发梳的溜光水滑的,一套笔挺的灰色西服和他那略微发福的肚子极不相称,白衬衫的领子上还系着一个红色的领带,正手舞足蹈的在和乡亲们白话。彩凤走近一看,还真是自家男人得财,于是就一把抓住得财的衣服袖子,一边摇晃着一边说:“死鬼!你还知道回家啊!这么多年你跑哪去了?连个音信都没有,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彩凤在这么多人面前数落得财,得财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于是就很不耐烦的推开了彩凤的手,并且还用自己的两个手指弹了弹被彩凤抓过的衣服袖子。然后说了一句:“在这喊啥?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说完后提起地上的两个大包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彩凤跟在后面,心里这个不是滋味,不知为啥?刚才得财那明显而细微的动作却让彩凤的心泛起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悲凉。

  回到家以后,彩凤就直接走进厨房做饭去了。这时儿子东东放学回来了,一见儿子,得财的脸上都乐开了花,立即迎了上,一边嘴里喊着:“好儿子!快过来让爹爹好好抱抱!”一边张开手臂想要去抱东东,可是东东却吓得直往后躲。彩凤出来一看就说:“东东!叫爹爹,这就是你天天嚷着要见的爹爹。”可东东还是藏在彩凤的后面不肯出来。也难怪,想当初得财走的时候,东东才三岁,那么小的孩子又怎么能记住这个离家五年的父亲呢?见此,得财就讨好的从包里把那些吃的、用的、玩的往外掏,摆满了整整一炕。小孩子总是经不住这些物品的诱惑,刚才和不敢靠前,这一会便和得财打得火热。看到如此高兴的父子俩,彩凤的心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二

  晚饭后,彩凤把儿子哄睡了,就洗了一下身子,然后又换了一套粉红色的睡衣钻进了被窝,可得财却迟迟不上炕,而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的吸着烟。此时喧闹一天的小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劳累一天的人们都已进入了梦想。彩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想这些年她和儿子受的罪,再看看眼前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地,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泪水也就不停地往外溢。毕竟劳累了一天,因此彩凤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声鸡叫把彩凤从睡梦中惊醒,彩凤急忙爬起床来,可却不见了得财的影子,只见自己的枕头旁边放着张纸和一打钱,看样子足足有一万元,彩凤拿起一看,是一张离婚协议书,彩凤呆愣了一下,就急忙跑出了屋。此时得财正在发动车准备走,彩凤就跑到车的前面一边用身体挡着,一边骂得财:“得财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想当初你走的时候,除了给俺和儿子留下一堆赌债,连个屁都没放,如今俺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了,可你却要和俺离婚,你的心都让狗给吃了。别以为俺离了你不能活,你走了这么多年,俺和儿子也活过来了,可是你要是不想回来,谁也不会去拽你的腿,何必非得要用一张纸来在俺的伤口上撒盐呢?你走吧!要走就快点走,别让乡亲们看见丢人,走了就永远别再回来,想要离婚,门都没有,把你的臭钱拿走。”彩凤一边骂着,一边用手将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就连同钱一起摔在了得财的脸上。然后转身就走。此时得彩凤一边走一边哭,要到家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儿子看到自己伤心的样子,这么多年无论生活多苦多难她都把泪水咽在肚子里,是绝不能让儿子看到的。因此就用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回到家后,儿子已经醒了,并且吵着问爸爸哪去了,彩凤就哄着儿子说:“爸爸公司打来电话说有急事先走了,等东东长大了爸爸就来接东东。”彩凤哄好了儿子又把他送到了学校。回来后就再也隐不住了,这几年积聚在心中的委屈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射出来,于是彩凤坐在炕上嚎啕大哭,彩凤哭了个昏天地暗,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方能好受些。彩凤哭够了、哭累了,睁着迷蒙的泪眼望了望空空荡荡的家,于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再一次涌上心头。

  三

  彩凤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是家中三个女儿中最懂事的一个,为了减少家里的负担,她初中毕业后没读高中,而是在镇里的一个厂子做起了临时工,因此父母对她也颇为疼爱。当姑娘时的彩凤不仅人长得标致俊美,而且还勤劳能干,因此每天来提亲的媒婆都踏破了自家的门槛,可是总没有自己中意的,也不知是缘分没到,还是彩凤的眼眶太高,就这样在低不成高不就中度过了少女的最好时光。直到二十五岁,彩凤才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得财。得财不仅人长得帅气,而且还有一份稳固的工作,因此令彩凤一见倾心,两人之相处了半年,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得财十多岁就没了母亲,母亲走后不久,父亲就娶了继母,得财不能接受父亲娶继母的事实,父亲再婚后,他就借住在姐姐家。由于从小就没人管,再加上得财本来就不是个学习的料,因此将将巴巴才把初中读完,便不在读书了。十八岁时接替了父亲的班而成了一名企事业单位的正式职工。知道了得财的身世以后,彩凤一家对得财就更加关怀备至,特别是彩凤的父母,一对善良的老人,不仅没有因为得财的贫穷而反对女儿的亲事,相反还为他们张罗着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给他们阻了半间房。彩凤和得财结婚时,除了娘家陪送的两床被褥和两对箱子外,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居,结婚当天,是得财用自行车把彩凤接回出租屋的,而晚饭则是由娘家弟弟给用饭盒送的,就这样她们走到一起。

  新婚的生活是幸福而甜蜜的,两个人也平平稳稳的生活了一阵子,并在娘家人的帮助下买了一间平房,虽然拉了很多饥荒,但彩凤并没有愁,觉得只要两人共同努力就一定能把日子过好。一年后他们又有了儿子东东,东东的到来给这个小家增添了很多快乐。可惜好景不长,没想到儿子出生后不久,得财身上的那些不良习气便逐渐暴露出来。先是经常和狐朋狗友在一起吃吃喝喝,后来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再后来就是经常旷工,不回家。但这些彩凤都不知道,因为得财的工作单位离家几十里地,他不是骗彩凤说自己加班,就是说道不好走寄宿在姐姐家。起初彩凤一直蒙在鼓里,还积极的在为得财往回调工作而四处求人。可就在儿子周岁的时候,得财却因为聚众赌博闹事而被拘留,那时恰巧是年根底下,因此大年三十的晚上,外面鞭炮齐鸣,别人家里欢天喜地,而彩凤自己躲在家里怀抱着儿子泪流满面。可不管怎么生气,一个女人又有了孩子,还能怎样呢!也就是将就着过日子呗。得财回来后不久就调回了彩凤的跟前上班。孩子小的时候,都是外婆帮助拉扯大的,可是后来父母被省城的弟弟接走了,而整个小镇就剩下了彩凤一个人。彩凤是个刚强而要脸的人,既然当初是自己选择了得财,所以再苦再累也得自己扛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父母跟着操心,也更不能让不谙世事的儿子知道他有个耍钱鬼的爹。因此彩凤把所有的泪都吞在肚子里,每天在别人面前依旧笑呵呵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这心里的苦啊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

  三

  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彩凤通过熟人要了一块自留地,这样种上点土豆、白菜的也就不用买了,日子也宽裕了不少。从拘留所里出来的得财也确实老实了一段日子,日子似乎是平静了。可惜人一旦迷恋上某种东西,就很难自拔,况且是像得财这样有前科的人了,就更不可能痛改前非。得财好了没过多久,他又背着彩凤去赌博。那一天得财跟彩凤撒了个谎,说是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并从彩凤手里要了一百元钱。从早上走后一天都没见人影,彩凤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直等到深夜也没见得财回来,于是彩凤就搂着儿子睡着了。突然一阵急促的砸门声把彩凤从睡梦中惊醒,起初还以为是得财回来了,于是彩凤一咕噜就爬起来去开门,门刚打开,四、五个陌生的男人就闯了进来,说是找得财的。彩凤说得财没回来,可人家根本就不信,而是前后院的找了一遍,实在没找到才对彩凤说:“你家男人赌博输了钱就跑了,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天要是再不给钱就别怪我们哥们不讲情面。”说完后就走了。彩凤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才缓过神来,心想这该死的,怎么又去赌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等你回来咱们在算账。

  第二天彩凤又等了一天,也没见得财的影子,于是就托人四处打听,依然没有得财的信。从那天以后,得财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再也没回来。这一走就是整整五年,在这五年里,彩凤可是吃尽了苦头。一个单身女人领着孩子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那时候也没有自来水,吃水烧柴都得靠自己去弄。因此彩凤一清早就得去井里担水,白天去工厂里打工,夜晚就顶着星星侍弄那点地,每逢假期的时候,还得自己推着车子去割柴禾,每天她就像一个陀螺似地在奔波。可是随着东东的一天天长大,彩凤挣的那点钱jian直就是杯水车薪。一想起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彩凤的心就流血,他留下了一屁股赌债跑得无影无踪了,可是这些上门要债的人却每天都围着彩凤纠缠不清。为了她和儿子的生活,万般无奈之下,彩凤辞去了这份零时工,而是和他人学做了买卖。她把四岁的儿子寄托在邻家大娘那里,白天天不亮就和人坐着拖拉机去各乡镇赶集,夜晚坐着大巴车去省城批发货物,回来后再把那些这些货物整理好拉到集上去卖,这样虽然很辛苦,但毕竟能多挣一些钱,这些钱除了她和儿子的开销以外,还能替德才还点外债。那些债主们看到彩凤一个女人却如此的辛劳,不知是良心发现起了同情心,还是觉得这赌桌上的债本来就不算数,因此他们就再也不忍心和彩凤要钱了。其实这些都是赌桌上的债务,彩凤完全可以不理的,但彩凤不这么想,她觉得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

  得财又走了,彩凤的心里就像被人用刀割了一样难受,想想和得财结婚这么多年来,就没过过几天消停的日子,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她没有把得财要和她离婚的事和任何人讲,而是对亲戚朋友们说,得财在外面开了公司,太忙回不来,但给他们娘俩留了很多钱,等东东大了得财就会来接她们娘俩。彩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或许是为了儿子,或许是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被得财甩了,怕自己面子上过不去,总之这次她为他说了谎。日子在不经意间就溜走了,转眼间东东就要升初中了,彩凤正拿不准该让儿子上哪所学校好,这时得财回来了,他说要接东东去省城重点学校读书,那的条件好。采风有点舍不得,但一想到东东的前途还是同意了。彩凤本要让东东一个人去,自己还留在这个小山村里自己过,可是东东说什么也不干,并说:“如果妈妈要不去,他就不念了。”没办法,为了东东,彩凤只好答应和东东一起去。自于得财愿不愿意让彩凤去,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信息。彩凤才不管呢,只要儿子高兴,彩凤怎么都行。就这样,那年秋天,彩凤和东东坐着得财的车走了。因此,村里人都说彩凤这些年的苦没白受,得财还算有良心,终于把她们娘俩接去享福了。也许老◤◥写到这看似已经很圆满了,可是一个女人的命运并非都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完美,有时候看似很完美的结局还会有许多戏剧性变化。

  四

  彩凤和儿子经过四个小时的汽车颠簸终于来到了得财工作的地方,下属们早已在饭店为她们准备了接风宴,不知为何?在饭桌上彩凤总觉得每个人看她的表情都怪怪的,特别是坐在得财身边的那个女秘书。此女三十多岁,长得还算标致,打扮的到很时髦,一头长长的卷发披在肩上,身穿一件粉红色的毛衣外套,下面是一件黑色公主裙,脚蹬长筒靴子,一说话娇滴滴的,听着就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她对自己的态度是不冷不热的,每一次说话的时候都故意避开彩凤的眼睛,可对东东倒是异常的热情,一顿饭就给东东夹了很多次菜,可是东东却不喜欢她,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闷着头吃碗里的饭。这顿饭吃的特别压抑,令彩凤极为不舒服。吃完饭后,得财就把他们娘俩送到了离公司不远的一间楼房里,听说这是得财特意为彩凤和儿子租的。然后得财对彩凤说:“您们先自己收拾一下东西,我公司还有很多事,今晚就不回来了,东东上学的事已经安排好了,明早我开车来接他,是住校的那种,每月可以回家一次。”说完得财就走了。第二天一早,得财就把东东送去了学校,家里就剩下彩凤一个人。晚上得财回来一趟,给彩凤买了一些吃的用的,然后又走了。

  自从彩凤来了以后,得财就没回家住过,只有东东每月回来的时候,他才回来勉强住一宿,但却从不会碰彩凤一下。其实彩凤心里明白,得财在外面早已有了女人,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他的秘书,只是彩凤不愿挑明就是了,如果不是为了儿子,自己何必要在他的眼皮底下受此其辱。有一天,得财回来了,并对彩凤说:“我知道这些年你为了我和儿子受了很多苦,遭了不少罪,可我也是没办法,你看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也没什么感情了,硬凑合着在一起都挺痛苦的,还不如离了算了。”听了得财的话后,采风异常的平静,并同意和得财离婚,但这事不能让儿子知道。得财怎么也没想到彩凤这次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于是两人达成协议,离婚的事只限于她们两人知道,儿子由得财来供养。每个月儿子回来的时候得财回家一次。就这样她们背着儿子就把婚离了,而彩凤为了儿子还得在这住下去,所以离了婚后的彩凤不想再花得财一分钱,于是就去得财的公司里当了一名保管员,用自己的手来养活自己。好在彩凤的心血没有白费,经过几年的辛苦,儿子终于考取了南方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又有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如今的儿子已娶妻生子。因此五十多岁的彩凤就去给儿子哄了两年孩子,孩子上幼儿园后,彩凤就说什么也不在那待了,她说她待不惯大城市的生活,像牢笼一样,并且自己已经习惯一个人生活了,儿子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回到从前的那个小镇。

  五

  儿子的成功并没有给得财带来好运,由于得财还改不了赌博的坏毛病,再加上外面又养个小的,公司一直都不景气。去年他又和朋友做了一笔生意,结果被人骗了,弄了一堆假货,被公安局查封,因此公司一夜之间便倒闭了。就在公司倒闭之前,那个跟他的女秘书便卷走了他的所有钱财,一夜之间跑得无影无踪了。得财急火攻心一下晕死过去,被朋友送到医院,一检查得了脑血栓,经过治疗后得财虽然清醒了,但一侧肢体却出现了障碍,走路得一步一步挪。此时的得财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无依无靠的随意漂泊。彩凤回家以后,本来不想再和得财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瓜葛。可是当听说得财的事以后,她的心却怎么也放不下,并变得纠结起来,若不管吧!毕竟他是儿子的爹呀!再说了人家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她和得财怎么说也是曾经拜过天地的夫妻;可若是管吧,又觉得委屈,想想这一辈子,自己从二十多岁起就被得财晾在一边守活寡,而且还要为他担负起抚养儿子的责任,连做一个女人的尊严都丢失了,这心里的苦真是无处诉说。那一夜她在家足足哭了一个晚上,最后她还是用车子把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拉回了家。

分页:1 2 3 下一页
老◤◥精选